涟漪一池风

【周江ABO】君临天下(三)

又隔了好久QUQ等考试结束就能更新频繁一点啦【捂脸】

这两人终于见面了,word文档里车已经开了几辆了可是正文他们才见面啊!!!心好累,自割腿肉真的好难。

特别喜欢周江之间那种命中注定的感觉,改了几遍还是觉得没写出来【捂脸】初次写耽美大写的不顺手,求轻拍

前文指路:君临天下(二)http://morgiana3.lofter.com/post/22f710_fe2977d

——————————————————————————————

   许多年以后,已然位极人臣的江丞相依然会时常想起他初入东宫的那一天,校场里的桃花开的正好,明媚于枝头,仿若佳人笑。

   “你们啊,一个个都精神点,别吓着人家小江!”方明华瞧着杜明吴启几个刚下校场汗流浃背的模样就恨铁不成钢,“没听人家喻相说了吗?东宫武将多粗蛮,你们还不知悔改,这样下去怎么找得到媳妇儿?”

江波涛甫一踏进东宫太子书房的雕花木门,第一眼瞧见的就是以温和儒雅闻名朝野的方少傅对着几个武将打扮的年轻人险些气的跳脚的模样,当下心里便有三分好笑,略略后退一步,躬身见礼,“下官见过方少傅、杜统领、吴统领。”

方明华狠瞪一眼几个愣在原地的小年轻,连忙回头虚扶一把让江波涛起身,“不必不必,从今往后都是侍奉太子的,一条船上的蚂蚱,这些虚礼就免了罢。”

江波涛微讶,他倒是没想到方明华会如此开门见山,“太傅大人何出此言?”

“你是聪明人,”方明华意味深长道,“试探什么的就不必了,你也该晓得,这条船,你如今是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

江波涛面色不改,从容道,“下官还未谢过方大人提携之恩。改日当去买些慕林居的四色点心当门拜谢才是。”

慕林居,便是放榜那日江波涛遥遥一见的茶楼,早在杏林宴时他便认出,那于二楼远远打量他们这些个举子的,便是本该在东宫任职的方明华方少傅了,虽然不知他为何凭着远观就瞧上了自己,但于江波涛这个二甲第十名来说,太子舍人的六品官职实在是“意外之喜”,自当道谢。

方明华只笑不语,果然没有看错,他心想,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二甲进士,才华谋略未必在那坤泽状元之下,尤其是在交际能力和对细节的体察能力上。回身睨了一眼那几个武将,面色一沉,直吓的杜明吴启几人连忙开口向这位新科太子舍人打招呼。

“那个,江,江波……呃,我是杜明,太子左卫率统领。”率先开口的年轻人长着一张娃娃脸,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拽了拽身上些许凌乱的甲胄。他身侧的年轻男子则阴郁沉着些,“吴启,太子右卫率统领。”

“是江波涛!”方明华瞪杜明一眼,“你们啊,小江还没入东宫就把你们的情况摸了个透熟,一个个的,都学着点!”他话里有话,杜明尚且不觉得什么,吴启带着些许打量的眼光已经投向了江波涛,仿佛暗夜里的一把兵刃,直刮的人背脊发凉。

 江波涛自然明白方明华言语里的意思,低眉道,“太子冼马穆大人是下官同科好友的父亲,下官不过是提前向他请教了一下东宫情况,以免犯下忌讳扰了殿下罢了。”

“原来如此,”方明华这才放下心来,穆家是半个武将世家,最是忠心耿耿不过,太子冼马穆征更是跟着周泽楷出身入死的老牌将领,只可惜性子暴烈如火,没什么心机,若是他不经意间透漏了些东宫消息出去还在情理之中,“殿下还在校场,不介意的话小江你便同我一起过去吧。”

“乐意之至,”江波涛对传言中俊美无俦又冷硬如铁的轮回战神也颇有几分好奇,这位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因为性情原因很少参加饮宴,极为神秘,“殿下好生勤勉。”

“唉,要是殿下能在人情交际上下这样的功夫就好了,”说是埋怨,方明华的眼神里却分明是欣慰的,如今朝堂之上阿谀奉承者多,肯干实事者少,殿下这般耿直的性情未必是坏事,只是……“以后这方面,还得靠小江你了。”

“少傅大人抬举了,下官自当尽力而为,”东宫乃一国太子的居所,修建的颇为广阔端方,是以正堂与后院校场颇有一段距离,路旁风景也是极好,绿草茵茵之畔有简单的泉眼山石,自成意趣,小株的梧桐密密栽就,十分清幽,凉风悠悠暂至,江波涛稍稍放下心头的紧张,只叹这院子修的风雅,倒不似寻常武将居所。想来这太子殿下,也许并非全然是传言里只通武艺战技,不讲人情文法的莽夫,鬼使神差地,他脱口赞道,“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太子殿下好志趣。”

方明华步伐一顿,略有些诧异地转过身来,“你怎知这是殿下亲自栽种的?连我都不晓得他偏要种这些个梧桐木的缘由……待会儿倒要向殿下讨教一下。”

江波涛微微一愣,却不知怎么接话,他也不知为何,只瞧着那梧桐木,便忆起了那日城墙之下,傲然独立,锋芒凛凛的身影,这样的战者仿佛生来该执一柄长枪驰骋沙场,竟然还会拿着铁锹锄头在自己的居所种植梧桐?唔……不知为何,想象一下那样的场景,竟有几分……可爱?

两人一路闲谈,很快便来到了校场,江波涛正欲抬眼寻那传闻里有如战神降世的太子殿下,便眼见着一道银芒迅如流星,伴着破空之声直直向自己飞来,电光火石之间,站在前头匆匆回头的方明华只觉得眼一错,那如雪刀锋就蓦地停在了江波涛眼前不到四指的位置,刀柄却握在急急赶来的周泽楷手里。

目光交汇的一瞬,两人都从彼此的眼眸里读出了惊叹的意味,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江波涛躬身行礼,眼里有微光闪烁,“微臣参见太子殿下,谢太子殿下相救。”

“不必,”周泽楷抿一抿唇,眉心微皱,似是在思索什么,他生的实在好看,英气入鬓,剑眉星目,鼻梁挺直,双唇凉薄,那一双凤眼又将冷硬面容带出了十二分的俊美,难怪街头巷尾提起这位太子殿下,最津津乐道不是赫赫战功,却是他的俊朗丰姿。

江波涛暗赞一声他的好身手好容色,略略直起身子,似是怯怯地抬眉觑了周泽楷一眼,见他欲言又止的神色不由得有些紧张,和从前初次见到他的臣子仿佛并无不同,可落在周泽楷眼里,却觉得那双如水明眸平静的表象下藏着波澜万丈,不知怎么的,他竟觉得这单薄瘦削的身影有几分熟悉,伸手虚扶一下,道,“欢迎。”

江波涛这才放下心来,唇角勾起一个浅笑,温柔神色水一样漾开,分明是不那么出众的眉眼,却平白让人看着觉得舒服,“久闻殿下丰神俊朗,今日一见,果然天人之姿。”

周泽楷眼神一错,似是有些羞赧,他惯是对这些称赞他容貌的话不怎么感冒,可不知为何,这含着由衷赞叹的温言软语从江波涛嘴里说出来,就是舒心几分,过了许久他才憋出一个“嗯”来,想了想又补充道,“江也是。”

他很清楚自己身边,缺少的怎样的臣子。他凭借着嫡长子的出身和赫赫战功得立太子,深得武将拥戴,可天生寡言,空有一腔谋略不知如何表达,每每都要思索良久才能说出一二,久而久之,文臣谏官道他是只会打仗的莽夫,不通文法不知民生,渐渐离他而去,如今朝堂之上,近乎是喻相一人独大,深得父皇信赖,他支持的,是自己更为温文善言的六弟,赵王周念。他与方明华有心招揽些文臣,却都因为苦于交流而离心离德,毕竟武将之间,并肩作战的情分超过所有,可那些个心比天高的书生,都期望着能和君主志同道合秉烛夜谈,这可是在实在为难他,纵使他竭尽全力去做,也是处处碰壁。长此以往,他难免觉得心累烦闷,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自己,读懂自己未言的话呢?

方明华自那日从慕林居回来,便几番向他提起这个叫做江波涛的新科进士,道他善于交际,人缘一流,若是收入东宫,会对他有很大补益。对自小看着自己长大的方明华,他素来是敬重的,可他一向不怎么喜欢那些个八面玲珑,口蜜腹剑的谋臣,只觉得同武将能吏相处更加自在,对此并不怎么感兴趣。可今日见到了江波涛,他才觉得,也许天底下真的有这么一种人,一言一行都能让人打心眼里去喜欢去信赖,却又字字句句出自真心,绝非虚假。

他没来由的相信,也许江波涛,真的会是,他等待太久的那个人。

正是阳春三月。薰暖的的和风微微吹过,仿若素手纤纤,搅动了校场边上那一树盛放繁密的桃花,轻薄如绡的花瓣悄然落下,晕染出铺天遮地的旖旎春色,鬼使神差的,周泽楷抬手拂去落在眼前人肩头的一片落花,“人面桃花相映红”,他没来由地想起了这句话。

很久很久以后,两人才晓得,那初见时的片刻心悸还有另一个名字

    ——怦然心动。

评论(8)
热度(94)
©涟漪一池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