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一池风

【周江ABO】君临天下(二)

 隔了好久才憋出来【捂脸】真的不是江喻,更不是喻江啊相信我,黄少还没出现就不打tag了,不看ABO的话其实个人觉得是黄喻黄无差。

会有微江苏倾向,注意避雷

最后那句出自原作:在仔细观察后,轮回迅速认定,这位新人,正是他们所需要的,站在周泽楷身边的那一位。——第1303章

看原作的时候就觉得方哥的眼睛真的是毒啊!!慧眼成CP!!笔芯!!

前文指路:君临天下(一)

———————————————————————————————

      三日后为新科进士举办的杏林宴上,新科状元、绝代才子喻文州自是出尽了风头,只是在当今圣上意图把小女许配给他时,那喻相却颤颤巍巍地拜倒在地,连呼惶恐,在喻文州来得及阻止之前,道出了自己的四子是个坤泽的事实。

      秉竹园里登时一片哗然,坤泽?那可是被捧在手心里娇养在金笼中的宠儿,不知道为多少王公贵族竞相追逐,饶是帝王的后宫里都没有几个,竟然,竟然和他们这些个中平一起参加科考?

      要知道,乾元也好,坤泽也好,在芸芸众生之中都是凤毛麟角。坤泽相较乾元则更加稀少,若是贵族之家的坤泽,流淌着更为纯净的血脉,那更是少之又少,只怕是一分化就会被人急急订下,在他们的印象中,坤泽是美丽又易碎的存在,多乃世间绝色,性情敏感柔弱,需要乾元的爱护和宠溺才能生存,可这位世家出身的坤泽公子,居然能会试殿试一路过关斩将,胜过许多中平甚至一些乾元,荣登状元的高位……实在是颠覆了他们对坤泽的认知。

      不过这张脸……有几个乾元贪婪的目光已经舔上喻文州有些发白的绝色脸庞,还是很像个坤泽的嘛。

       江波涛微微皱眉,怎么会这样?纵然文州不能迎娶公主,也大可以用其他借口推脱,这样把文州是坤泽的事情揭露出来,让他日后如何在朝臣中自处?还是说……他的目光骤然一凛,看向头颅低垂腰板弯折跪伏于地,十足谦卑姿态的喻相的眼神添了三分审视,他根本就没打算让文州进入朝堂?!!

       “哦?”武英帝周恒也是一惊,看向喻文州的眼光也多了三分兴味,这样有才华的坤泽实在少见,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家已经弱冠三年却还未婚配的长子,轮回国太子周泽楷。周泽楷这么些年来倒也说过几门亲事,可不知为何临近婚嫁女方总会出事,或是私奔失节或是因病死去,就连去年秋日他攻破贺武,想讨身为坤泽的贺武九皇子作侧妃,也在路途上得到了那秦菡染病死去的消息。久而久之,便得了个“命硬克妻”的名声,饶是周泽楷战功赫赫,又生的剑眉星目,俊朗无匹,也少有贵族之家敢把娇贵的坤泽许配给他。周恒一直颇为自己寄予厚望的长子的终身大事担忧,当下神思微动,“不知喻公子可有婚配?”

         “回陛下,尚未,”喻相是自嘉和一朝及第,从小小的翰林院编修做起直至如今高位的两朝元老,哪里会听不出陛下的意思,可他却当下做出一副颇为担忧的惶恐模样,在周恒来得及开口提婚事之前便一迭声地叹,“陛下有所不知,微臣家四子自幼在外祖家长大,完全没个坤泽样子,这次好不容易肯回来,却跟微臣说轮回一国允坤泽进入朝堂想入仕,暂且不愿定亲,臣,臣也没有法子呀。”

           允坤泽入仕,是轮回一朝开国皇帝隆庆帝立下的规矩,只因他的帝后正是辅佐他开创伟业的坤泽臣子,可惜自隆庆一朝至今,除非遭逢乱世,又有几个坤泽不被好好地保护起来等着嫁给高官显贵?能进入朝堂的就是少数,由于信期等身体原因能凭借一身才华走上高位的更是凤毛麟角,久而久之,这规矩也就不过是个摆设罢了,不想,竟当真有坤泽能自数千学子中脱颖而出,状元及第,这般的才华心性,着实让人赞叹。

          周恒看着喻文州的眼光愈加欣赏,更是打定了要把这个才华横溢的坤泽许配给长子的主意,略一沉吟道,“喻公子才华心性着实出众,孤记得太子东宫那边仿佛还缺几个舍人?不知喻公子意下如何?”

       喻文州正欲开口,却听得自己的老父又一次抢了白,声音里甚至还带上了三分呜咽,一时只觉得无尽的凉意缓缓漫上心口,五指攒握成拳,攥的发白。

       喻相所言乍一听并没有什么问题,他担心自己的幼子身为坤泽的安全问题:太子周泽楷以战功卓著闻名,东宫经常会有些乾元将领出入,是以希望陛下怜他一腔拳拳爱子之心……就在太子太保何嬴被他那句“东宫武将太多难免粗蛮”气的要跳脚,张口欲驳时,伴在帝王身侧的洛皇后却柔柔开了口,只道是赵王府中人多是中平,对坤泽来说更是让人安心的环境,翰林院虽是不错,但人多眼杂难得清静,反倒不如王府。

       她字字句句似是都在设身处地地替身为坤泽的喻文州考虑,作为一个能被帝王视若珍宝的坤泽,她不仅姿容堪称绝色,娴静温文的气质也颇符合世人对坤泽的印象,到底在世人眼中,坤泽再惊才绝艳也不过是待价而沽的美好物件,合该被锁进金笼里相夫教子,洛皇后这么一娓娓道来,武英帝周恒也觉得很有道理,见老臣喻相那般忧心自己的幼子也只得暂且打消赐婚的念头,给了喻文州赵王府长史的官职。

       王府长史,说起来是个正六品的好缺,实际上如果跟随的主子碌碌无为,顶破天也不过是个五品小官,不,准确的说连官爵也不像,只一个闲散幕僚罢了。这安排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绝对是对新科状元的贬低,却因为他的坤泽之身被所有人忽略。

        江波涛只觉悲凉,与喻文州对视一眼,读懂了他眼中的枯寂与无奈。接下来的赐封两人都没太在意,可就在武英帝为表求才若渴之心一一安排了一甲三人的去处,抬手正欲把剩下的分配丢给吏部尚书去操心,正与几个同僚低声说话的太子少傅方明华却含笑抬眸,直道想替太子殿下讨个舍人回去。

     “怎么,穿云自己瞧上了哪个进士?”武英帝只觉讶异,穿云是周泽楷的小字,他自幼跟随名家习武,不仅一手枪术冠绝轮回,更是多谋善断用兵如神,亲率轮回枪骑历经大大小小战役为轮回打下了不知多少领土,只一点,性格太过内敛沉默,不喜言辞,在文臣中的名望并不太高,是以这等风雅的杏林宴会也并没有来参加。

     “那倒不是,”方明华的眸子似是不经意地从江波涛脸上划过,沉声道,“是微臣看二甲第十名江波涛颇适合这个位子。”

      “哦?”武英帝闻言也瞧向了面露讶色的江波涛,面容只称得上一声清俊罢了,尤他站在喻文州身侧,更是不显,先前流觞曲水时的表现仿佛也并没怎么给人留下太深的印象,实在是看不出什么过人之处,奇怪道,“爱卿何出此言?”

         方明华似是也不知晓该怎么确切解释,笑容依旧光风霁月一派清朗,“大抵是合了眼缘,只觉得江进士……很有可能会是最适合站在殿下身侧的那个人。”

评论(8)
热度(90)
©涟漪一池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