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一池风

论暗恋与恋爱的十大区别【五 下 未完】

越写越神奇了内牛满面,明明只是想治愈一下自己来着啊啊……

————————————————————————————

 

话说……这真的是校运会么?【校园篇】

 

与其说是校运会,其实这更像是在举办武斗大会吧?!

 

所以说在这么个和平时代到底是哪个变态想出的主意,摔!

 

等等,你说是学院长?好吧……刚才我只是咳嗽了一下,恩,咳嗽了一下。

 

不过,现在的状况……完全失去控制了。

 

那个,多多,你手上的剑状物体是哪里来的,还闪着光……这不是在开演唱会!

 

阿里巴巴!那个黑魆魆的匕首别到处乱挥,伤到摩尔迦娜怎么办啊!

 

摩尔迦娜,怎么连你也跟着闹起来……那个只是手链真的不能用来缠人啊!

 

我低头望着手里的不知道该被称作枪还是刀的长条形武器,心情复杂。

 

学院长,难道你的中二病到现在还没有好么?!所以说主任你在哪里,快来拯救我们这些受苦受难的……砰!

 

后背传来一阵疼痛,我强压着怒火转过身劈手夺下奥鲁巴的刀,这东西真的可以这么随便用来砍人么?!

 

说得准确些,这应该是校运会的衍伸——迷宫攻略大作战。

 

校园各处由老师们和学生会成员搭建了大大小小近20座迷宫,其中7座已被学院长联合老师们一同攻略下来了……喂,这到底是哪门子设定?

 

咳,某些人的恶趣味就不提了,他和老师以及一些抽选出来的新生会成为NPC,剩下的十余座内部有着由校长友人扮演的看守迷宫的魔神和所谓的“NPC攻略者”阻挡学生攻略,换句话说,在迷宫里气喘吁吁地和你赛跑的大叔就是哪个跨国公司的老总也说不一定。

 

一开始通过以平时成绩、奖项、风评一类为依据的分配学生们会得到不一样的点数和金属器具,魔力点足够高的学生会获得攻略迷宫的机会,成功的话可以赢得“金属器”和“王的称号”,并在赛后领取神秘大奖,以及参加最后的“国战”——估计是知识竞赛一类的东西吧?

 

攻略失败则会被自动判认为“死亡”因为难度较高的关系,攻略者可以选择联合武力点或是智力点高的学生一同进入,即被称为“眷属”,以伙伴的身份进入迷宫,最终一起参加“国战”,最后胜利者据说除了奖金之外还可以加学分……这个学校究竟是有多随便啊!

 

我盯着眼前的告示牌,默默叹了口气。

 

我所抽取到的点数老实说还是不错的,武力值、魔力值都很高,智力值和领导力也算不错,枪术说实话从小的确也学习了那么一点……一点点啦!

 

……其实心里最介意的果然还是……

 

我转头看向摩尔迦娜手腕上的“手链”,那上面被贴上了火焰形状的装饰,也就是说,她会以眷属身份协助阿里巴巴攻略迷宫——

 

明明我才是正牌的男朋友来着,开后门提前预订什么的根本就是耍赖嘛!

 

所以说我只能自己去攻略么,唔,那个叫赛共的绿房子看起来还蛮顺眼的,就是听说里面安排的魔神有点变态……

 

“白龙,真的不需要等我们出来之后再一起……”摩尔迦娜临走前还是有点不放心,拽着我的衣角问道。

 

我尽量缓和心里那种完全可以被定义为“吃醋”的郁卒感,安抚性的拍拍她的手背,拿起一边卧着散发出强烈的“我是灯泡我是灯泡”怨念气息的“偃月刀”——其实我觉得那更像柄长枪,转身一个人往迷宫走去,背影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豪情,额,也许用悲情来形容会更合适些。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在赌气。

 

虽然早就被马斯鲁尔先生告知过摩尔迦娜对阿里巴巴的感情,入校之后也多多少少听过看过一些,心里还是免不了会介怀。当年初进校的时候也是通过阿里巴巴才认识她的,那时候的她对阿里巴巴的感情就算是我也有所察觉,那种可以称作憧憬甚至迷恋的情感恐怕也只有阿里巴巴才会感觉不到。据说两个人在奥鲁巴和多多的帮助下还曾“交往”过一段时间——好像时长15分钟?

 

啊啊啊啊啊这种越来越不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明明答应过马斯鲁尔先生不会在意的……

 

有时候真的会嫉妒那家伙,身边总是有那么多人陪伴,阳光乐观的性格到底是比较讨人喜爱的,而自己却总是腼腆甚至孤僻,就算再课业上比他优秀身边的知心朋友还是比他要少很多,硬要说的话,我平常交往的那些人并不能称作是朋友,也许算作熟人要更合适些。阿拉丁常评价我外热内冷,

 

姐姐也曾望着我叹息说我从前并不是这个样子的,打小虽然性格算不上有多外向但因为温和干净的气质也很招女孩子喜欢……呸呸我究竟在想什么!

 

思绪还是不知不觉飘到这上头了……明明我从小就对女孩子什么的没有什么感觉,和容色骄人的姐姐还有堂姐堂妹们待久了,实在是比较难对容貌不及他们的女孩子产生兴趣。再加上一直在私立精英学校念书,一门心思扑在学业上以求能多分担哥哥们的重担,所以说压根没有半点感情经历的自己究竟当初是有多冲动才会在认识不到两个月就向摩尔迦娜表白啊!

 

真正开始交往居然已经是快两年后的事情,我还真是个失败的追求者……

 

我颓丧地想着,甚至没有发觉自己已经一脚踏进了名为【赛共】的迷宫,明明其他不少迷宫都是门庭若市,攻略队伍快延伸到校门口,这座怎么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虽然听传言到目前为止里面的变态魔神已经“消灭”了超过过两位数的攻略者,也不至于这么吓人吧?

 

老实说赛共迷宫已经是剩余几所中外观相对不错的了,地点位于辛德利亚学院内部中心公园——恩,俗称其实是小树林和情侣圣地,阿拉丁对这里倒是会比较熟悉……毕竟总是借着副会长身份跑过来冒充教导主任捉弄人,每次都惊起小情侣一片TUT

 

原本长着两颗冬青树的地方竖起了几根白色柱子作为入口,材质似乎是汉白玉,也不知道是怎么运过来的,据说会保留作校园纪念?不仅缠绕着繁复的花纹和翠色的藤蔓,顶端甚至被精细地刻画上了魔法阵的图案,和着四围草木的清新气息实在是怡人。

 

至于迷宫内部实际上就是由原本的树林作基础,添加了一些小型机关。其他的内容并没有在资料册上提及,只说是可以吞噬攻略者和周边的人的死亡之地……虽然保持神秘感很重要但这样烂俗的设定真的没问题么?

 

出于对植物的浓厚兴趣才选择了这座迷宫的我现在却只能一面在心里默默画十字祈祷没有误入虎穴,一面根据仅有的资料为即将到来的攻略制定初步计划,毕竟红玉堂姐几天前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领着夏黄文几乎是单枪匹马地攻略了“拜恩”迷宫,阿里巴巴有摩尔迦娜和阿拉丁的帮忙恐怕也是势在必得,我可不能输给他们!

 

“喂!你已经被判定为死亡不可以进去啊!”入口处传来了一个小姑娘着急的叫喊声,似乎又是有人想要违规,在奖金+学分的双重无敌诱惑之下不少攻略失败的学生想尽办法想要“复活”,却被贾法尔主任一句话打回来:“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染上鲜血的命运怎可逆转。”

 

……虽然怎么听怎么中二,不过全身沾血绷带的NPC扮相的确吓走了不少人,唔,好像不仅如此。在校园人气组织“腐女协会”的榜单中主任似乎又上升了不少排位,像是“你最想攻略的小受”、或是“对小攻忠犬程度排行榜”以及种种重口榜单……非礼勿言、非礼勿言

 

接下来的张狂嗓音实在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我几乎在一瞬间就握紧了拳头,是贾米尔!

 

“你一个小姑娘别给我多管闲事,让开,我才是命定的王者!”

 

靠靠靠靠靠,大家这都是怎么了都被学院长同化了吗?!

 

不对,好像还有推搡和摔到地上的声音,我皱皱眉,加快了奔跑的步伐。

 

果然……刚到入口就看见一个衣着很……额,有异族风格的小姑娘跌倒在地上不住抽泣着,衣裳因为跌倒的关系也有些凌乱,我略有些尴尬的撇开眼,从背包里找出件本来想给摩尔迦娜披上的外套连同纸巾一起递给她,她愣了一下接过来,低声说了声谢谢。

 

我随即主动背身到一边,一般女孩子都不会希望被别人看到狼狈的样子吧!

 

略略估了下时间,想着她也该整理好了才转过身想询问下情况,却看到她披着外衣可怜兮兮地坐在地上,不肯挪窝,我呆了呆,注意到她似乎并没有受伤,有些奇怪地想上前扶起她。

 

“我,我……”那个小姑娘推开我的手,突然攥紧了拳头抬起涨得通红的小脸,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奋力喊出:“我的父母都被困在迷宫里!”

 

啥啥啥?难道她也是NPC?我盯着她的脸觉得越来越古怪了,这女孩看起来估计是大一新生,身材娇小得很,眉眼清秀好看,头上戴着羽毛装饰,眉心和脸颊都被涂上了古怪的图案——根据设定似乎是“托兰之民”?

 

我有些不解,索性留下来听她下文,也许有有助于攻略迷宫的消息也说不一定。看看贾米尔早就跑得没影,迷宫内部又错综复杂索性迟些再追——那家伙怎么想都没可能成功攻略迷宫,听阿拉丁前两天提起过,他魔力点什么的好像也有花钱造假。

 

“我想要救他们,你可以带我一起进去吗?”她抬眼看我,大大的眼睛里隐有泪光闪烁,这这这,这学妹表演系的么说哭就哭?我,我拿女孩子的眼泪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怎么办!

 

我无奈地叹口气,掏了纸巾出来给她擦擦眼泪,“这可不行啊,我知道你想进去追违规者啦,但入口可不能没有人看着……”

 

“没,没关系的!”她倔强地仰起小脸:“而且我才不是去抓什么违规者,我是去救父母,而且我是托兰一族的摆渡人,没有我你无法渡河进入迷宫!”

 

……要不要怎么入戏啊,我默默胃疼,这里哪里有什么河明明连小喷泉都早就被移到其他地方了TUT

 

带她进去对我倒没有什么害处啦,NPC的话说不定还知道什么内部消息,而且那个父母被困的设定还真的有点……让我想起从前的事情,不对,我到底在想啥这不过是学院长的恶趣味而已嘛!

 

除此之外,如果把她留在这里的话,万一摩尔迦娜他们攻略成功,过来等的时候看到她就麻烦了啊,那件外套是摩尔迦娜上次落在我这儿的……别想歪,只是出去郊游的时候她怕热随手脱了之后再不肯穿,被我无意中带走想还她的。

 

“那,那好吧,一起进去好了。”我有点心虚地别过头,想着那件外套的事情就纠结。

 

她立刻从地上一蹦三尺高,“学长你真好!我叫悠卡,学长你叫什么名字?”

 

……变脸真快,学京剧的么?我擦擦额角淌下的汗,“我叫练白龙。”

 

攻略的过程实在是乏味到了极点,只要注意脚下似乎都不会有什么问题,一步一个还没拳头大的深坑究竟是哪位想出的天才创意,以为我们是土拨鼠会钻洞等着人用锤子敲脑袋吗?!

 

因为怎么也找不到贾米尔,那个叫悠卡的女孩子很快就觉得无聊,拖着我兴致勃勃地聊起八卦来。家里并没有再比我小的孩子,有个妹妹一样的女孩子说说话也挺有意思的,我也没怎么介意。

 

她果然是艺术学院的,学的是民族舞,开朗活泼,有点聒噪却并不讨人嫌,大大的眼睛总是明亮的,让我想起摩尔迦娜眼里的神采,同样的明媚,却要内敛温柔不少。她一边走一边还高高兴兴地给我来了一段,差点踩到地上的绳套给挂到树上去。我只能无奈地替她留意脚下,不停地提醒她要往安全的地方挪步子。

 

贾米尔一直都没有出现……尽管我始终在注意聆听周遭的声响,却完全没有感觉到有其他人的存在。代表攻略成功的烟花也没有燃放,证明他应该还在路上才对。

 

那次运动会之后和摩尔迦娜的成功交往似乎刺激到了那个家伙,他竟然在校园里散布摩尔迦娜曾经被拐卖做过什么劳什子奴隶的谣言,那段时间同学们看她的眼光都是异样的,多亏了阿拉丁他们的帮忙,事情才得以澄清,竟然拿那些过往来要挟摩尔迦娜,简直不可饶恕!

 

我利用在学生会的便利让团委打回了他的入党申请书,顺手把他引以为傲的完全是用钱买来的内定交换生名额借用一次竞赛的胜利转给了其他人,连同在体育馆进行的单挑……不得不说,那家伙实在枉为体育系的学生,半点都不经打。后来也没有收敛多少,只是不再找摩尔迦娜的麻烦了,算是让她稍稍安心了吧。

 

不过……总觉得有点不放心,那个叫贾米尔的借着家里的权势横行霸道,似乎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前面就是“宝物库”了,……那个传说中的变态到不能再变态的魔神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地上只爬了好多只小小的乌龟,看起来很可爱的样子

 

悠卡低头戳戳一只乌龟的壳,兴味盎然的样子,我也没阻止,只是继续观察着周遭的环境,不知道为什么,似乎从几分钟前开始远处有些骚动,也许是新的攻略者进入,也有可能……贾米尔!

 

“啊!”正思量着,身旁忽然传来一声惊叫,被咬到了?我皱眉蹲到悠卡身边,先拿水冲洗一下消毒,再从内袋里取出创口贴给她裹上,这种乌龟竟然会咬人,还着实不轻,只怕也是关卡的一部分。不止如此,刚才走过的时候我发现了不少被触动的关卡,可能是先前的一些攻略者误踩上去被判定为死亡后留下的。就算不提那魔神,也不是个容易通过的迷宫。怪不得门口那么冷清。

 

悠卡红着脸道歉,却又嗫嚅着表示好像有点站不起来……神啊,这种偶像剧里的剧情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要是摩尔迦娜知道了……等等,她,到底会不会在意呢?

 

“那个,”因为背包的关系我只能选择把扭了脚的悠卡抱起来,却听到她低声的询问,“你背包里是不是什么东西都有放啊?”

 

啊?唔,好像是的,之前以为会和摩尔迦娜一起,尽管知道她也同样是个很细心的女孩子,仍然尽力准备齐全,避免有什么缺漏。

 

“怎么了么?”我偏头问,“需要什么东西?”

 

她摇摇头,“那倒没有,只是突然觉得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吧。”

 

诶诶?我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有……”

 

“你包上挂了个徽章啊,是你和女朋友的合影对不对,刚才无意中看见了。”她声音有点闷,好像真的是吓着了。

 

“那个头像是朋友恶作剧给弄的啦,不过的确是她的没错,”我笑笑,漾起些喜悦的心情,表白成功之后几个损友拍了照片送去定制,摩尔迦娜害羞了一下也就挂起来了,我自然也没有推脱。

 

to be continued

 

——恋爱中的小白龙

 

 

评论
热度(5)
©涟漪一池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