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一池风

论暗恋与恋爱的十大区别【五 上】

【校运会相关】(校园篇) 

最近校运会的事情一直让班长和学生会会长很头疼,辛德利亚学院不仅在学术方面颇有建树,对学生们的身体健康也非常重视(当然,是院长的恶趣味也说不一定),变态的10000米长跑竟然还分男女,为了避免“操场空荡荡”的局面,各班都在想尽办法动员班级成员填报项目。比如我们班那个荣誉感极强的班长,竟然以抽学号的方式强迫参与,要不是项目可以自选,只怕大家真的会闹革命。 

事实上,辛德利亚学院的男女比例本就失调,撇开长相,只要是稍微有点长处的姑娘都会成为抢手货,至于男生,除了像阿拉丁那样人缘好得没边,有“总攻”之称的萌正太,就算你长得再俊俏走在陆上也就博点回头率,顶多就是有人呼声“哇好帅”,像情书之类的东西,不好意思,辛德利亚的女生是国宝,国宝都被人捧着的没时间写情书。 

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许多集体活动里,除了体育专业的,很少有女生愿意参加运动会,尽管我们系女生偏多,但文科出身的哪个不是一副好口才?再加上班长本质上还是个在女生面前比较腼腆的男生,很快名单上抽选出来的女生名字一个个消失了。那家伙又像是泄愤似的把不在名单上的“幸运儿”名字又添了上去,致使班里几乎哀鸿遍野…… 

关于校运会的问题我倒是从来没有担心过,仰仗着父母得了清亮的好嗓音,早被班级推举做了播音员,不过…… 

“什么?白龙你要报10000米?”班长极力掩藏任务即将完成的兴奋,挤出些担忧的表情,喂,你也太明显了吧?! 

“是的,”我硬着头皮答道,“额,播音的问题我已经找到人到时候替补,算是,锻炼一下自己……” 

尽管我自己都觉得这理由站不住脚,班长还是高高兴兴地应了,还称赞我上进什么的,顺便安慰了我两句: “没名次没关系,只要我们班到时候有人上场就行!”他拍拍我的肩,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啊,中途弃权我们也会理解的……喂,白龙,你去哪儿?!” 

去哪儿?废话,当然是去训练!关于我究竟搭错了哪根脑神经的问题,还要从阿拉丁组织的动员大会开始,阿拉丁身为班长兼学生会副会长,全权负责相关事宜,想出了一个非常以及极其特别……损的主意,还配上了美轮美奂的宣传MV。 

开头是红玉堂姐正在逛街的背影,玫红的长发在风中飘扬,纤细的身材极易勾起人的保护欲,倏尔镜头拉低,映出她回眸浅笑,惊艳惑人。 

背景音是阿拉丁软软的童音,一派天真“红玉桑,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红玉堂姐极力憋住笑,配合道:“当然是擅长运动的啦!” 

虽然不知道阿拉丁是怎样放下对红玉堂姐的种种不满(弄坏了心爱的玩具乌戈君以及抢走了喜欢的阿里巴巴桑)把她作为开场,不过想想大教室里“哇”的叹声以及男孩子们眼里放出的如狼似虎的绿光就知道效果有多好了… 

接下来就是校园里极受追捧的女孩子们的轮番登场宣传校运会,身材娇小实际上却是学姐的皮斯缇、体育系号称“女剑士”的多多、中文系有名的温柔美人萨沙、艺术系黄牙族少女托娃……惹得大教室里一片喧嚣,我暗自庆幸也在学生会,才提前得知阿拉丁的“计划”,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人脉阻止他把主意打到摩尔迦娜身上。 

虽然拍成MV的话摩尔迦娜小姐一定会很漂亮吧不过……果然还是会感觉到不爽啊不爽! 

MV只有五分钟,结束后大家却沉寂了足足十分钟才从脑海里的旖旎景色中恢复过来,继而就是吵吵嚷嚷的讨论声,大概都是关于彼此要报什么项目甚至还有几个男生为此掐起了架……

 我突然明白了红炎堂兄对阿拉丁的执着,有此人才何愁销量?! 

“大家安静一下哦,”阿拉丁笑眯眯地站上讲台,“出于某些特殊的原因,”他瞟了我一眼,“还有不少漂亮姐姐没能够上场呢,她们可是同样对擅长运动的男孩子有偏爱的哦,那么,要报名就赶快了,那边,”他笑着指指窗外的报名处,“再过两个小时就要结束了。” 

话音未落课室里已经空空荡荡的了,只剩下我和学生会的几个人留下来收拾残局,一边默默祈祷阿里巴巴赶紧出现把阿拉丁拖走。 

“nie,白龙哥哥,”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我合眼望天,平复心情,我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听见…… 

阿拉丁当然不肯罢休,用随身带的手杖戳戳我,逼得我转身对上他无邪的眼,那里头的一派澄净让我有那么一瞬放松了警惕,不,不行,我得清醒,要记住这不是个孩子这是只总攻! 

“摩尔姐姐要参加10000米长跑哦,”一开口就是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要知道我很清楚摩尔迦娜每天早上固定的晨跑训练就长达8000米,报这个项目也是理所当然,说不定还能打破她去年创下的记录……这值得跑过来对我特殊说明吗?他抬头露出一个天真孩童般的灿烂笑容:“听说白龙哥哥经常在早上去看摩尔姐姐的训练呢,摩尔姐也有说过比较喜欢能和她一起在绿茵场上奔跑的人哦(真的吗?!),我有接到消息有不少她的追求者去报了名……以求和摩尔姐姐亲密接触的机会呢,白龙哥哥要不要考虑一下?还有就是,摩尔姐姐上不了MV的事情……” 

果然还是没逃掉,我暗自叹息,阿拉丁你怎么可以这么腹黑TAT

“我立刻去报名!”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一幕…… 因为女生报名的人只有两个,所以干脆并进了男生组,可是就算这样也只有不到十个人大部分还都是女朋友在一旁候着的学长,追求者呢?!都被你吞了吗阿拉丁?! 

“白龙哥哥加油哦,别落后摩尔姐姐10圈就好~”阿拉丁在主席台上挥着小旗子替我喝摩尔加油。你倒是要有多记仇啊啊!我默默捂脸无视旁人好奇的目光。 老实说并不是不擅长体育,但10000米也就是25圈,这种项目不是专业的话跑下来的可能性实在太低,我从小就有在哥哥们的督促下进行基本的训练,也有试过陪着摩尔迦娜晨跑不过最终还是被她拖下场休息……

 赛前我特地找了体育系的熟人了解了一下10000米的技巧之类的,那位一看就很精明的学长一脸严肃的对我说:“没别的办法,拼命吧!” 

事实也是如此,长跑项目没什么捷径,唯一的技巧就是练习,前两天一直有和摩尔迦娜一起训练,不过始终没有跑下过全程,她也曾颇担心的想劝我放弃,后来还是没说出口,嘛,反正我就是没这能力,还是个倔脾气,她不待见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我郁闷地踢踢脚下的石子,看到她和前面体育系的贾米尔【只是借用个名字= =】学长谈笑风生,心里的不悦又多了几分。 

……至于后来发生的那被红玉堂姐评论为“蓄谋已久”的事件,我只能说我真的真的是无辜的。跑到第10圈我基本就是在走了,一边恢复体力一边默默为摩尔迦娜小姐加油——事实上,她已经跑了近15圈了,而且仍然维持原速地奔跑,呼吸不乱步伐稳健,过弯道的模样也迅捷漂亮,至于叫贾米尔的也一直保持着稳定的速度,尽管同样慢了她近4圈就是了。 

“跑”到第17圈的时候,摩尔迦娜差不多要冲线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最后的奋力一搏,身后突然有人违规变道刻意阻挡我,我也没打算计较什么往旁边让了让,后面那个叫贾米尔的就疯了似的冲上来,因为速度快的关系,我几乎被撞出了两米,右腿全部擦伤,我简直难以置信,就听见贾米尔虽然有意压低却难掩张狂的声音。 

书呆子一个,没本事还敢缠着她?给你点教训! 

等我像从血水里走出来似的挪到终点线上的时候,几个相熟的同学顿时就愤怒了,到裁判那里投诉得到的回答却是没有证据不能乱说。 “证据?我们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还需要什么证据!”青舜涨红了脸,和阿里巴巴一起据理力争。 裁判却仍然是一脸无奈,“大家都看到了我没看到还是不行。” 我了解这也是实情,他并没刻意偏袒什么,推开班上围过来嘘寒问暖的同学,对阿里巴巴他们说算了。 

不过,当然不会这么算了。现在闹起来就算有阿拉丁罩着,会长和体育部部长都是学长,还是讨不到便宜,说不定还要连累阿里巴巴他们。那个贾米尔的入党申请还在团委那里,再不成终点线附近的地方安了摄像头,事后找贾法尔主任说明情况再加上有那么多人证明给记过处分也不是不可能,在这里逞口舌之勇讨不了好——我到底是为什么要考虑这么多啊,明明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上去和那个贾米尔单挑! 

我果断把心里正在争吵不休的两只小人打回原处,一个人打算去医务室处理一下,却突然被一股力量拖住了步伐。 “白龙,过来我给你先处理一下。”是摩尔迦娜么,我望进她绯色的眸子,那里面满盛着关心,还有些许我所看不懂的情愫。 

我揉揉脑袋刚想回绝,却被她拉到了一旁的木质座椅上,看着她拿出医药箱熟练地替我包扎她动作很轻,用了不到三分的力,事先抹了药水的关系伤口渐渐止了痛,凉凉的,我松了口气 ,紧绷着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体味着她温柔的触感,我呆呆地坐着任她摆弄,心里……五味杂陈,却被暖流包裹着,化作满满的欣喜。 

她一直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却能感觉到有小腿腹上一片凉意,开始我只当是血并未太在意,却在她抬头问我松紧的时候惊觉她脸颊上蜿蜒而下的晶莹闪烁,淌了这么多汗呐,备好的毛巾还在座位上,不知道红玉堂姐有没有拿过来… 

我莫名有点发慌,伸手想替她擦擦,却扑了个空——她轻轻偏头避开我的手。 “没事”,她声音有点哑,果然是累着了么…… 

“喂摩尔迦娜,那家伙是自作自受啦,明明跑不动了还在那儿占位置算什么啊!” 又是那个讨厌的家伙!我攥紧了拳头,抑制着自己冲上去挥拳的莽撞想法。 摩尔迦娜最后给绷带打上了一个好看的结,站起了身,深吸了一口气…… 

“砰!”世界安静了。

 那个贾米尔后来身上的伤比我还重,在大家的帮助证明下加上录像带的佐证,因为违反校纪校规被通告批评,成绩取消,摩尔迦娜破了纪录,而且周围人口径一致地说贾米尔是自己摔的……所以没受到任何惩罚,只不过我被马斯鲁尔先生的阴寒眼神狠狠地剐了两下。事后迟钝的我也在阿拉丁的提醒下明了了那所谓的汗水里藏着的心意,,一个人偷乐了好久。 

嘛,一切都很完满,对吧?

——by暗恋中的小白龙

 

 

评论(3)
热度(2)
©涟漪一池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