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一池风

【HPparo】第十三只坩埚(三)

更新啦——

——————————————————————————————————————

站在八楼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千嘴角僵硬地抽了抽,他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你们……把有求必应室用来制作魔药?”

“是呀,”白雪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原来千也知道这里啊。我和龙,还有格拉库教授有时候会来呢,只要默念’我需要有个炼制魔药的地方’就可以啦。”她的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期待:“不知道吐真剂熬到什么程度了,每晚都要过来呢。”

千只觉得刚要向前跨的步子僵了一下,努力忍耐了一会儿还是问出了口:“白雪,你们……熬吐真剂是要做什么?”

“恩,格拉库教授检验过后会帮我们售卖出去,放心,都是合法渠道,基本上都是通过教授的名义卖到傲罗办公室啦。”白雪匆匆跑到已经变化成魔药研究室的房间深处,细细察看一小锅正在冒着银白色烟雾的浅色液体,“恩,大概还有两天左右,吐真剂最后应该是完全透明的,无色无味,现在应该再向里面添一点苦艾…

…”

千看着已经完全沉浸其中的白雪,张口想说些什么却觉得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不知道怎么把话接下去。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几排坩埚排列得整整齐齐,大概有五六个里面正蒸煮着各色魔药,银白、浅粉、甚至墨绿色的烟雾从坩埚上面飘散出来,被周围设下的魔法限制在了原处,不至于逸散开来影响其他药物的熬制。

对魔药一窍不通的千完全辨识不了这些魔药的名字,只是突然觉得有些失落。他是格兰芬多的级长、魁地奇队长、除了格拉库教授以外所有老师眼中的全优生,但是……他还是没有办法进入白雪的世界,那个在她眼中绚丽多彩的魔药世界。

千正恍着神,那边白雪已经清理好了一只坩埚,正从魔药柜子里取治疗魔药的材料,她回头看了一眼,察觉到了千的异样,有些担忧,不会是这里的魔法屏障没做好吧,没有免疫的常人碰上这些高阶魔药很容易不适.

她几步跑过来抬手覆上千的额头:“千,有感觉什么不舒服么?”

女孩微凉的手心让千一个激灵,立刻回过神来,稍稍侧了下头避开,极力掩饰脸上浅浅升起的红色:“没事啦,要开始熬魔药了么?”

白雪仍然有些不放心,从衣兜里取出几个小瓶子,挑出盛放着金黄色液体的那一只:“这是缓和剂,要是被那边的迷乱药干扰到的话就喝一点吧,我去给你拿材料。”

“不用了,”千抬起头,伸手接过那个小瓶子却只是把它又放回了白雪的衣兜里,表情变得坚定起来,“我没事,我去帮你拿材料吧,我想多学习一下。”

白雪歪歪头,有些不明白先前还在和欧比他们吐槽魔药课的丧心病狂的银发少年怎么突然转了性子,难道是看了这些坩埚之后感受到了魔药的魅力?呃……对刚刚炸了第十二个坩埚的千,不大可能吧。

她一面想着,一面领着千来到几乎占领了一堵墙那样大的面积的魔药柜前,递给他一本小册子,“治愈魔药,需要的材料都在里面,自己找找看吧~”

千看着手里的笔记本上寥寥几行材料,又看看数量破千的魔药抽屉,深深地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

千盯着眼前已经加入了月长石粉末正在翻腾的药液,在心里默数着时间,努力集中精神,开始逆时针搅拌这锅银白色的魔药。

天,感觉OWLS考试都没有这么紧张,他握着魔杖,只觉得额头上的汗珠不断地向外渗,可他另外一只手正稳住坩埚架,避免它因为自己不熟练的操作而倾倒,压根腾不出手来擦。

真糟糕,要是掉进魔药里……不会又炸吧?!他一个激灵,努力挺直背脊让自己的头远离那锅“珍贵”的药剂,然后就感觉到自己的额头被一块温软的手帕轻轻地擦拭着,看到白雪收回手帕在一旁露出的浅浅笑容,他默默地把手里的魔杖攥得更紧了一些。

梅林啊,保佑我千万,千万别出岔子啊!

“呼——”看到那过有着独特亮粉色泽的魔药熬制完成,千放下魔杖,终于松了一口气。

白雪看着他的表情不由得笑了,眉眼弯弯,开口道:“要是不合格的话会重来哦,我可是严格的老师。”

“诶?”千几乎哀嚎出声,却发现女孩脸上的灿烂笑容明显是在调侃他,有些无奈地伸手拍了拍她的头,“不准嘲笑学长啊。”

“你只是大我几个月吧……”白雪扭过头,小心地取了一些魔药喝下:“恩……大体上很棒哦,应该只是一些细节上的问题,龙肝应该碾碎而不是切碎,恩,还有,两耳草应该从中间劈开而不是切段,如果能做到的话就完美了!”

千有些绝望,虽然早就知道白雪在魔药制作方面非常追求完美,但是这种细节——“白雪你到底是怎么尝出来的啊?!”

“当然是因为这些错我都犯过啊,”白雪勾起唇角,索性和千一起坐在了地上,“格拉库教授都是这么要求我和龙的,不过放心啦,做到这种程度,论文一定没问题。好了,我来看看你之前写的论文……”

“论、论文?!”千还没反应过来,白雪就已经摊开了他就放在手边的那卷羊皮纸,一下子愣住了。

浅白色的羊皮纸上,除了一行“治愈魔药配制方法”的标题,就是用蓝黑色墨水完成的一张张简笔画,低头、蹙眉、微笑……每一个表情和动作都栩栩如生。不过,这一头短发还有鹰形的徽章——

白雪惊讶地抬起头,对上千盛满了紧张和窘迫的眼睛,她似乎是反应过来什么,热度慢慢攀上她的脸颊。

千他,好像就连火焰杯选择勇士名字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紧张呢。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尴尬”或者说“浪漫”的情形下,白雪煞风景地……走神了。

TBC。

评论
热度(6)
©涟漪一池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