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一池风

【七夕贺】金风玉露一相逢-下

尽管分隔两地,但好像从来没有会失去什么,又或是会忘掉什么的感觉,初见的尴尬也好,第一次牵手的心悸也好,第一个吻的温柔与甜蜜也好,早就铭刻在了心上,又怎么可能会被时间磨去。


但是,到底是有什么不一样了。白雪抱着厚重的药学典籍走在回房间的路上,看着走廊两边散发出的柔柔的光亮,想起在王城时,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可能“恰巧遇见”的熟悉的身影,还真是有些怀念啊。她抬手把不听话的赤色发丝重新捋回耳后,三年来她并未刻意修剪过渐渐长长的头发,出门也不再戴上兜帽——三年的光阴足够让学识街的大家习惯她特殊的发色,更何况,学问街本来就是聚集了一群热爱“特殊”的存在啊。


刚开始拜访北方基地的时候,确实有不少人惊讶于她赤色的长发,为此她也曾拿起剪刀,想着像当年那样利落地剪去。可是,想起千曾经说过的,“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头发呢,”,就会不自觉地放下剪刀,比起那些并不熟稔的人们的眼光,还是他的意见比较重要一点吧。


啊啊,想到这里,又有甜蜜的感觉溢出来了呀。


有很多人说,奥林玛德斯的光芒与月光极像,清清冷冷,却又像温柔的纱幔,轻抚着北域的每一寸土地,她并不习惯用学问街上的诗人学者撰写好的言辞去像各个北方基地的领主宣传奥林玛丽斯的美丽,比起那样,她更乐意用最平实的语言去同那些莱塔先生口中“难办的贵族”交谈,这三年的经历让她明白,贵族与平民有时并没有明确的界限,有些顽固的老者常年居住在华丽却冰冷的城堡里,火把、烛台就是他们对“照明”的全部认知,劝说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亲眼看见,奥利玛丽斯的光辉。


真的……很想让千也看到这样的景色呢,白雪不觉间又想起了那个曾抱着她穿过王城的少年,他曾带她看遍最美的风景,陪伴她度过最美好的时光,她呀,也想将她和同伴创造出的美丽,真真正正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以前不明白,现在恍然觉得,所谓的喜欢,就是无论走到哪里,看到多么惊艳的景色,都由衷地希望他也能在自己的身边,能陪伴你,一直走到永远。


从前每隔几周就会寄来的信件这两个月莫名地减少了,木木小姐解释说最近陛下布置下来了许多工作,千忙得焦头烂额。也对,上个月好像是北域的领主们每年前往王城汇报的时间,去塔姆基地的时候也只有艾尔莎小姐在呢……


一路想着以前的事情,倒也没有觉得一个人回房的路有多漫长,平常都是和尤泽莉小姐一起,今天晚上……怕是要一个人了,她有些无奈的笑笑。伸手拧开了门把,却因为顺着门扉的开启倾泻出来的灯光愣在了原地:怎么……尤泽莉小姐已经回来了吗?还是……


“呦~白雪?”看到几乎是日思夜想的身影坐在桌边,白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眶渐渐地温热起来,她好像丧失了挪动步子的勇气,有些害怕,再走一步,面前的银发少年就会变成虚影,像这三年深夜里无数的梦境一样,消散不见。


千看她愣在原地,好像要掉泪的样子,急忙几步踏过来,伸手温柔的擦拭她的眼角。他的手指带着温暖的热度擦过耳畔,白雪下意识地偏了偏头,这才意识到,她朝思暮想的人,真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张了张口,却又忘了自己像说什么,脸颊飞起的红晕在灯光下愈发显眼,惹得千心中一动,把面前正害羞地难以言语的女孩圈进怀里,低下头轻轻吻上她的唇瓣。


分明是长达三年的思念,一朝相见,两人竟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只有彼此濡湿的唇瓣,在唇间交换的甜腻,渐渐急促的呼吸,昭示着两人心中再难压抑的,如潮水般喷涌而出,名为喜欢的美好情感。


良久,唇分,千顺势坐下,把怀里的女孩搂得更紧,这两个月来他一直在赶工,只为了把同心爱的女孩相伴的时间拉的长些,再长些。


想到临走前王兄把自己叫去,轻描淡写吐出的话语,他就难以抑制自己激动欢喜的心情,


“先前北方的领主来过了,千,看起来,白雪已经做到三年前的约定了,如果你想的话,把她接回来吧。我想,我已经没什么可以反对的了。”


白雪终于缓过气来,抬头对上他温柔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问道:“千……这次来,能呆多久?”


“恩,大概一个月吧,”看着她一下子亮起却又有些浅浅的失望的碧色眸子,千一时失了神,连忙补充,“然后,就和你一起回王城哦。”


如愿看到红发女孩霎时开心起来的表情,千满足地伸手抚上她的红发,“头发长长了呦,白雪……还有,奥林玛丽斯的光辉,真的很美。”


也许,他们真的,从未分离吧……白雪把头埋进他温暖的怀抱,迷迷糊糊地想着。



FIN


评论
热度(13)
©涟漪一池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