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一池风

【七夕贺】金风玉露一相逢-上

八月的利利亚斯没有白昼,但奥德玛琳斯的光辉照耀着北域的每一寸土地,被冰雪覆盖的原野也被映照地闪亮,给一座座古老的城堡笼罩上一层朦胧的光晕,皮靴踩在松软的雪里,发出嚓嚓的轻响,白雪独自一人走在异国的街道上,感到从心底渐渐满溢出来的喜悦与满足…

“那么……最后一个基地也完成啦!”她在手中用来记录的本子上划上最后一个钩,下意识地想转头同欧比分享一下这份快乐,意料之中地发现自己的身边并没有熟悉的身影。

“对了,欧比早上就离开了,留了一张纸条说是要去过什么……七夕节?”她歪歪脑袋,试图从脑袋里一堆熟悉的医药词汇中找出这个拗口的节日的定义,“嘛,东方国家传过来的,恋人一起度过的节日吗……”,她想着,“还真的有点羡慕欧比和特罗小姐呢。”

回到药学之馆,原本应该吵吵闹闹的晚餐长桌今天格外寂寞,零零散散坐在桌边的几个药剂师脸色都不大好看,名为“单身狗的怨念”的黑气几乎要实体化,看到有位窈窕的女性身影走进来每个人眼睛都开始发光。然后,看到熟悉的红发心里眼里的小火苗都“噗啪”一声熄灭了……

什么嘛,是白雪小姐啊……等等,白雪小姐的话,还没有和欧比先生或是很久以前来过的那位帅到冰雪都要融化的路恩先生出去吗?!

只有已经习惯了每天来这里“蹭饭”的莱塔先生依然平静地坐在桌边吃着点心。

“那个,莱塔先生,龙到哪里去了?”白雪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桌边几位男性药剂师的异常,意外地没有看见那个小小的身影,啊不对,三年过去了,龙也长高了不少啊……

“和那个叫格利特的孩子一起出去玩了。”莱塔先生把最后一块甜点扫荡干净,“话说回来,那位麻烦的领主终于同意了啊?”

“呃,是的,是他的女儿艾尔莎小姐帮的忙,她很喜欢奥林玛丽斯呢。”

“啧,这些贵族还真是一个赛一个的难办啊,”莱塔先生放下手中的刀叉,用和他嘴里嫌弃的“那些贵族”相差无几的礼仪优雅地拿起餐巾,“话说回来,白雪打算什么时候回去王城呢?”

“诶,”白雪愣了一下,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这个问题了,在利利亚斯的每一天都很充实,偶尔夜深人静时,她也会回忆起在王城的时光,木木,光秀,还有千,但是,回去啊……“不知道呢,虽然研究已经完成了,但是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啊,恩,要看药室长的想法吧。”

“嘛,你是真的不明白吗,那位大人的想法。”莱塔先生的表情有些无奈,“三年了,你呆在利利亚斯,而王子殿下则因为繁重的事务待在王城,你们两个并没有见过几次面吧?我也算是过来人,这个世界上又哪里有时间冲不淡的东西,有些感觉啊,你以为一生一世都不会忘,但不知不觉的,”他沉默了一下,眼睛像是幽幽的深潭,“就没有了。”

白雪自然明白他在说什么,他的亡妻,那位出身平民的女子在十年前就过世了,那以后他一度找不到方向,直到开始进行煌晶石的研究……

“怎么会,”白雪想起抽屉了那厚厚一沓的白色信封,勾起一个明丽的笑容,“您一直念着娜迦夫人啊,而且,我也不会忘记的。”

“算了,”莱塔先生站起身,“最后给你句忠告哦,早点回去,你和时间赌不起。”

白雪手中的叉子在半空中停了一下,又狠狠地戳了下去,咬着新出炉的甜点,她却莫名尝到了一点苦涩,“……时间吗?”

尽管分隔两地,但好像从来没有会失去什么,又或是会忘掉什么的感觉,初见的尴尬也好,第一次牵手的心悸也好,第一个吻的温柔与甜蜜也好,早就铭刻在了心上,又怎么可能会被时间磨去。

但是,到底是有什么不一样了。白雪抱着厚重的药学典籍走在回房间的路上,看着走廊两边散发出的柔柔的光亮,恍然想起在王城时,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可能“恰巧遇见”的熟悉的身影,还真是有些怀念啊。

她抬手把不听话的赤色发丝重新捋回耳后,三年来她并未刻意修剪过渐渐长长的头发,出门也不再戴上兜帽——三年的光阴足够让学识街的大家习惯她特殊的发色,更何况,学问街本来就是聚集了一群热爱“特殊”的存在啊。

刚开始拜访北方基地的时候,确实有不少人惊讶于她赤色的长发,为此她也曾拿起剪刀,想着像当年那样利落地剪去。可是,想起千曾经说过的,“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头发呢,”,就会不自觉地把手放下,比起那些并不熟稔的人们的眼光,还是他的意见比较重要一点吧。

啊啊,想到这里,又有甜蜜的感觉溢出来了呀。

——TBC

评论
热度(10)
©涟漪一池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