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一池风

齐蹇/IE豪车推荐

码住……给太太们打call

danny:

【豪车推荐】推荐IE/旗舰车开得又帅又六的几位太太和她们的豪车。


搜不到咋从文学赏析的角度谈车,以下短评都是天马行空


 


服用须知:


1.推荐不分先后,带传送门


2.有车选自长篇小说,车可能含剧透


3.看文少,有偏颇处,请轻饶


 


推荐列表:


1.中篇小说《冷月入鞘》


2.长篇小说《雨林两万里》


3.短篇小说《良辰》


4.短篇小说《难得糊涂》


5.短篇小说《男孩子与粉红色》


6.短篇小说《欲渡》


 


1


作者: @毒王 


作品:中篇小说《冷月入鞘》


类别:齐蹇AU


状态:完结


章节:五(完结篇)


连结:这里


读后感:


《冷月入鞘》是一篇民国背景的强强文,民国多战乱、多阵营上的对峙,幸两位强人最终都能明白并诚实对待对方和自己的感情。文中关于蹇宾的塑造和文名的“冷月”相当契合,将蹇宾个性中傲气风骨写得透彻,齐之侃则显现出深情而强大的将帅之风,延续了在《刺客列传》中的“连下五城”的智勇光环。这个人设组合,碰上车戏,你觉得爽不爽?


 


第五章是坦诚相见的豪车,齐之侃的温柔和强势都不容置喙地彰显在毒王每一个动作、表情的铺陈中,而蹇宾从骄傲、懒散、意乱、柔媚到纵情的入戏过程也是看得人血脉喷张。最后关于梦境的心灵相通令这段车不仅仅是性上的欢愉,而有了深层次的纪念意义。


 


毒王太太在剧情的转折上有相当老练的语言功底,即便在车中插入梦境,三言两语情节还能流转自如。一句“齐之侃再也不会让他的蹇宾离开他了”就能传达两个人梦境的契合和小齐的霸气。最后,小将军的孩子气和蹇宾的冷月气质再次相撞,显得温馨又不会过度甜腻。


 


2


作者: @邺闲 


作品:长篇小说《雨林两万里》


类别:IE RPS


状态:完结


章节:二十四


连结:这里


读后感:


《雨林两万里》的动作戏描写十分详尽,Evan的战斗戏分分钟像在看好莱坞大片,十分爽快,我认为这也是邺太迷人的地方,明明不用把动作写得那么细致,但她还是做到了,而且做得比许多动作类小说要精细。单凭这一点,可以看出太太的考究和认真。


 


车戏部分,好在IE刚刚经历一番生死时刻,“同死都不怕,同生何不一起快活”一句话为死里逃生后酣畅淋漓的车做了最好的注脚:所以当受伤的狼崽PO给他家马上了拷,强势的Evan还是心甘情愿,一切既合理,又撩到飞起。不得不说,邺太对后领扯衣服有蜜汁喜好,当然,这一动作也让床上的PO显出狼性的利落干脆。最后关于怎么解开手铐一段,再次显示出Evan大猫秒变狮子的“英雄本色”,如果这本小说可以变成剧集,相信邺太塑造的集温柔、坚毅、冷静于一体的马振桓一角,一定可以圈住不少迷妹迷弟。


 


总而言之,这是一篇融合了道具助兴,感情变化流畅、过程完整的豪车。如果你能忍得住澎湃的心情,不妨从第一章开始看起。(KK)


 


3


作者: @白衣渡我 


作品:短篇小说《良辰》


类别:齐蹇


状态:完结


章节:/


连结:这里


读后感:


白衣的车,像披着车的皮在风花雪月中谈情。但是只说是谈情,真是辜负了作者在这篇文上铺陈的用心。全文用了快三分之一的笔墨铺垫两个人走出君臣关系的伦理枷锁,可谓步步为营,感情逐步深入。王上是语言艺术学博士毕业的吧,经意还是不经意,明示暗示轮番上场,毕竟他是上位者,小齐在白衣文里又是恪守君臣之礼的少年,如果不是王上先出力解开这个结,于理不通。好在小齐悟性不错,在王上一次明面(动作写出来)的主动吻和一次暗地里(王上的动作没有写出来)的主动吻之后,终于搞懂今宵可以不做“正人君子”。


 


车的部分,哎,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把大自然的奇景(波浪、风暴、熔岩……)都融进身体交融中的拟化写法,小齐帮王上那段的客观描写反映了作者对自然景象的体会和娴熟运用。在帮忙那段,我们看文可能经常看到关于high的直接描写,但很少见到在兴致顶峰时用侧面来体现的,这篇文就是用王上的手来表现的,而且通过手部描写过渡到小齐疼惜地吻王上,再从王上的角度去看待这份少者对长者的疼惜,这种细微的感情也被察觉并刻画出来了,让人佩服作者的细腻心思。


 


接下来,水到渠成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篇文也有一点梦和现实的交错,而且对车起到了颇为关键的推进作用。连小齐的梦也来助攻,天时地利人和呢。另外,可认真留意小齐将军每次呼唤王上的名讳,每一次改变对王上来说都是致命的毒药。在车戏里,能让车徐徐前进的动力除了1和0例行公事的动作戏,“称呼”有时也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油门作用。在声控这个小技巧上,白衣的《良辰》有充分体现。


 


4


作者: @EKJulia 


作品:短篇小说《难得糊涂》


类别:IE RPS


状态:完结


章节:/


连结:这里


读后感:


这文简直像喝利口酒一样,又甜又辣!


 


甜在两个人的互动中透着这是一份“占有和纵容的爱情”,无论是车前的剧情还是车的过程。辣在车和心理流的描写,都渗着浓郁的“掌控”和“被掌控”的味道,个性色彩强烈的动词和名词频繁出现,使得整趟车色气勃发。


 


文章中Evan和PO的个性塑造,奠定了这辆车一开就要吃超速罚单。


 


PO的狼性心理书写非常露骨,透着一股妥妥的雄性气质,有着危险的“掠夺”和“侵占”脾性。这种脾性背后是人类很直白的感情——“爱就是占有”。相比之下,Evan则由头到尾都处在一种“难得糊涂”的状态,PO给他构筑了一个友谊为名的大温室,Evan在里面享受着PO给他的呵护备至、冬暖夏凉,然后PO在温室里扎了个叫爱情的笼子,把Evan不由分说地哄了进去,人前在大温室里溜达游走,人后在笼子里耳鬓厮磨,而Evan,就这么糊涂地进去了,出不来,也很糊涂地不愿意出来。在文中,Evan这个人设袒露着“食物性”倾向:在情爱关系中处在“被动”、“被看”甚至“被吃”的弱势地位中。这种食物性背后是对PO“无节制的宠爱和纵容”。于是这种感情和PO的“爱就是占有”达成了太极阴阳般的平衡,于是对于读者而言,上这趟车就好像在看《动物世界》,看狡诈的狼怎样抓手无缚鸡之力的羊,明明结果我们都知道,但是这种刺激的、心脏剧烈跳动的、弱肉强食的捕猎过程就是很带感呐。


 


至于穿插在文中多处可见的:Evan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是真糊涂还是难得糊涂,这个问题。可能吧,在生理和心理都被这利口酒灌醉的时候,不管你聪明不聪明,都是糊涂鬼。


 


5


作者: @酒昧 


作品:短篇小说《男孩子与粉红色》


类别:RPS


状态:完结


章节:/


连结:这里


读后感:


这是一篇短小精悍,非常少心理刻画的车,PO和Evan的心理变化都隐没在对话和动作描写中,尤其是PO,作为“既像个猛兽又像个孩子”的人设,他明明是这场公共场合Play的始作俑者,但他的刻画里孩子气的特征却很充分:“要求帮忙卸妆”、“帮我”的求助式言语、“专心打手机游戏”佯装不在意外界的动作、“戳耳后装可怜”的委屈神态以及说话间“好不好”、“嘛”、“咯”这一类商量讨好的语气,都有种情不自禁的撒娇意味。加上PO对水蜜桃味套套这种少女系味道的喜爱……这些孩子气的表现和在Play里柔中带刚的表现形成了反差萌。


 


如果把酒太这篇小短文和EKJulia太太对比,这里的易恩则纯良得多啦。一是较少的心理刻画,让读者和角色之间有一层面具隔离,免除了深层想法暴露的机会,二是外在塑造上少年气的助力,让PO的人设稳定在“男孩子”的梦幻层面。


 


最后,这篇文关于更衣室和体位描写始终让我很迷,这个更衣室到底是有多小哈哈哈哈。


 


6


作者: @清炖大雪梨 


作品:短篇小说《欲渡》


类别:齐蹇


状态:完结


章节:/


连结:这里


读后感:


一辆有两对明暗关系的半车,夹带着意识流的梦幻和现实主义的绮丽。


一个人明晃晃地清醒着,一个人黑昏昏地酒醉着。


一颗心明明白白地敞开着,一颗心遮遮掩掩地隐蔽着。


 


双白的同人车,如果不是前文已经表明心迹,多半是要有几番心理挣扎。


 


基于两个人君臣的等级差距,两个人的心思要从各自阶级身份跃进到地位平等亲密无间的爱人关系进而发展亲密的肢体接触,走出第一步的那个人得对对方的情感多笃定和自信,如果是下对上更进一步的话,一个拿捏不好就有“欺君犯上”的感觉。《欲渡》里的小齐将军,不是白衣《良辰》里的被王上的“有没有看中哪家儿郎”逼到墙角憋出一句“无心可分”的小齐,他是被王上自己不娶,更明里暗里不给自己娶这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狠招给闷成葫芦,恰逢一场宴会,一次酒醉,葫芦装满闷酒,情难藏匿,只好以“忤逆”的骄纵姿态扯掉彼此“忠臣”、“明君”的刺眼华服,来一场鱼死网破的裸裎相对。


 


只怒末将“欺君犯上”,王上何尝不是“欺君犯下”?


论欺负、欺侮,末将痛快认了


论自欺、欺人,王上敢认吗?


 


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王上只能“不再说话”,也“说不出口了”。


 


笔法上《欲渡》是带着醉鬼的单刀直入,措辞上又有微醺的黯然销魂。词语搭配上偶见新鲜组合,如“成流的咸湿”,修辞上多见两段的对比(宫廷高围里……星月相皎时……)和三段的排比(罚……罚……罚……却藏掖不许),于是字里行间感情更加充沛强烈。


 


恩,这还是一篇齐之侃的情话日记本。


 


关于雪梨太太的文名《欲渡》,私以为可有很多层的理解,对于将军而言,他要主动趟过横在两人之间湍急的河,“欲”是他一种主观的、“想要”、“希望”的动词诠释;对于王上而言,这条护城河拦不住他的战神小齐,“欲”是一种客观的、不为自己力量所改变的“将要”的意思:山雨欲来风满楼;对于整篇故事来说,“欲”是灵欲、也是肉欲,是我爱你,也是我要你,这份渴求,今夜之后,终于由此到彼,由彼及此,心心相印,君臣和鸣,幸甚至哉咯!


 


---分界线---


 


关于半车还想说:


半车还是经常在车戏出现的,而且头重脚轻的半车比较多,(头重脚轻半车的自定义:着重描写开头前戏和接触的经过,不一定会都描绘双方的感觉顶峰,或者只描写一方的而另一方跳过,结尾多间接描写或者一句话带过) 相对的,不重或者跳过前戏着重描述事中事后的车比较少。


 


前戏是彰显cp情趣情调情感的重要环节,对于重视cp本身感情羁绊的同人文来说,前戏可以折射cp之间的感情,着重描写有爱的前戏符合读者写手的共同情感期待。对于短篇来说,车前需要有一些背景剧情的铺陈,把从车从故事背景慢慢发展到两人的前戏,符合顺叙的书写惯性。另外,我觉得这和女写手的生理经验或许存在联系,此处不表。


 


 


其实我本来想介绍10篇,觉得肾吃不消,还是量力而为2333


为太太鼓掌。

评论
热度(593)
©涟漪一池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