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一池风

【脑洞】丧病的裘齐脑洞……极度ooc

真的特别厨这对啊【捂脸】双将军贼好吃,但估计是吃不到粮了,默默写个大纲投喂自己QUQ感觉裘光蹇齐的双箭头真的太强了……写着写着就觉得裘齐之间也许只是知己情ORZ顺便想虐一虐饼饼【捂脸】感觉大部分蹇齐文感情方面都是小齐付出多啊……想试试饼饼单恋的【不是】

原作向脑都不敢脑……双箭头太粗,只能架空暴力强拆了【捂脸】

悄咪咪蹭个裘齐tag,有同样订阅了这对贼冷贼冷的CP的小伙伴来抱团取个暖咩QUQ

报社向裘齐裘……蹇齐裘光皮裘齐骨,蹇宾陵光兄弟,男男可生子向。

——————————————————————————————

齐山林中捡到蹇宾,蹇宾对他父亲有恩他做了蹇宾的护卫,将星,为蹇宾的夺嫡大业立下无数功劳,蹇宾喜他心无城府,不染尘埃,对他有意。

军中与裘振相遇,皆是武艺兵法成痴,棋逢对手,并肩作战,引为知己,日久生情

裘振与三皇子陵光青梅竹马,陵光暗恋他多年,他对陵光也是有情,但更当做弟弟一般看待,与齐之侃彼此倾慕,但都竭力掩饰着【毕竟立场不同算是敌人】,只是偶尔喝酒论剑。

与匈奴一战,裘振因下属通敌迷失在沙漠中,齐之侃违背蹇宾授意领兵去寻,后于沙漠古城中相伴三日,知己相逢,人生快意,相约若能活着出去,待一切安宁,便一同策马红尘,仗剑天涯,快意江湖。

蹇宾铁血手腕,铲政敌,除内奸,又有齐之侃赫赫军功为筹码,逐渐势大,历经裘振危难一事,陵光已经没有那么在意帝位,更在意裘振的安危,陵光是裘振立誓用生命去守护的人,他也知道陵光对自己的感情,可他自知心中有齐之侃,自觉对不起陵光,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出一切。

一日军中演武,齐之侃与裘振对上,两人俱是钧天名将,武艺高绝,一个身若游龙,翩若惊鸿,剑气收放,如臂指使;一个步步生风,大开大合,力有千钧,剑气横生,更奇妙的是两人佩剑云藏、千胜因为材料制作原因,竟能彼此感应,斗在一处,赏心悦目,相得益彰,又有眼神每每相撞时的隐隐默契情意,一招一式都透出别样的味道。

旁人只觉好看,陵光、蹇宾二人却都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陵光大发脾气,蹇宾旁敲侧击,裘振迷茫,齐之侃惴惴。

齐之侃助蹇宾登上帝位,他知道蹇宾缺乏安全感,本欲交出兵权逍遥江湖,不想得知蹇宾欲对裘振陵光赶尽杀绝,齐之侃跪求蹇宾放过裘光二人,并力保他们没有反心。

宫门长跪一夜,蹇宾松口,赐婚裘振给陵光,指了偏僻天璇给他们作封地,永世不得出,条件是齐之侃交出兵权入宫为妃,齐之侃答应了。

 

齐之侃性子爽朗,善兵法谋略,却心无城府,不喜争夺,并不适应宫廷生活,对蹇宾感情也是复杂,十分痛苦,裘振心痛,二人最后一面大醉一场从此各安天涯不相逢。

珍惜眼前人,裘振与陵光平静相守,齐之侃淡泊不争,蹇宾到底是护着他的,再加上后宫里本就是他位分最高,倒也尚可,因有孕而封王君,蹇宾一步步遣散了后宫,对他情之所钟,也没有拘着他,允他沙场征伐。

遖宿来犯,气势汹汹,国中唯有齐之侃胜算最大,与敌军在河西一带决战,再遇隐姓埋名,帮助百姓抵御外敌的裘振,再相见,物是人非,时不如旧,互道一声珍重罢了。

河西一战以少胜多,逐遖宿于漠北,俯首称臣,进献大笔金银财宝美人,闻齐字具是战战。天下皆知钧天利刃未曾迟钝,一生与蹇宾育有两子一女,后蹇宾四十余岁因病过世,他自刎追随,远方裘振听闻此事长叹一声,杯酒遥寄故人。


标签:裘齐
评论(4)
热度(4)
©涟漪一池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