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一池风

关于同人创作的二三事

梅花古樹:

最近Lofter刺客同人圈內的某些爭議,well,我也說一些話吧。
自己筆下的角色,都請對他們好一些。畢竟自己掛tag發表的東西,是公開拿出來給別人看的。
OOC不是罪,畢竟同好們不是原作者,但不等於可以亂寫甚至惡意侮辱角色。我站某君受不等於我可以把他寫成隨便被人睡的脆弱小花,你站某君攻不等於你可以把他寫成凌虐伴侶的人渣。
(不過我發覺同人圈有種奇怪現象---這邊廂某作品因為OOC/天雷內容被罵到臭頭,那邊廂某些極嚴重OOC同人被報上雷文中心卻熱度爆燈,越是OOC越受歡迎。)
如果某同好用心寫的作品真的得你心,給個紅心、給個拇指、給個評論吧,畢竟同人作品是沒有任何收益,只靠對原作的愛發電。只要有正面回應,已經是對作者的最好禮物。


雨落诗:



个人观点,接受理性讨论,拒绝人身攻击。
【Emmmm,虽然这篇东西不针对任何一个cp,但是……哎出于私心,挂双白相关一天,不多占位,今晚就删】




关于产粮




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同人小说的创作,几乎不会产生任何经济收入,即使是出本子的太太,也没几个指着它赚钱。




在这个前提下,也就意味着所有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完全出于自愿的。




每一个产粮的太太,首先都值得尊敬。




但是,你产了粮也并不意味着,这个同人圈子里的读者欠你什么。




点赞也好,评论也好,向朋友安利你的文也好,这些事情,做了是情分,不做是本分。




你应当感谢给你点赞评论推荐的读者,因为他们的肯定和赞美带给了你信心和成就感,但是没有给你点赞评论推荐的读者,你也不应该指责他们,因为你写的东西在他们眼里没有那么好。诚然你的创作耗费了你的时间,然而他们的阅读同样耗费了他们的时间。




当你耗费了时间看完了一篇并不好看的文的时候,你会愿意点赞评论推荐吗?




更何况,促使你创作的根本原因,应该是你在创作过程中得到的满足和快乐,而不是所有读者的喜欢。在同人小说的写作中,你的创作,应该是基于你自己内心的喜欢,而不是带有某种表面的目的性和功利性的。在创作的过程里,你绝对不是完全在付出,你同时也是在收获的。




当我看到有人给我点赞表示很喜欢我的文的时候,我当然是非常非常开心的,而且也很期待有更多的人这样做,但是,这个期待的过程同样也是检验自己文章质量的一把标尺。




如果写的的确很好,就一定有更多的人喜欢,也就一定会得到更多的赞和评论。如果没有很多,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写的并不那么好。




当你的点赞和评论都很少的时候,你应当做的是反思自己的文哪里写的不好,而不是站出来指责读者“白嫖”。




关于负面评价




看到有的太太认为:我辛辛苦苦产了粮,你都没有产粮,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产的粮不好吃?




哦,那么如果我也有产粮,我是不是可以说你产的粮不好吃了呢?




然后又看到有人说:无论你产不产粮,都不应该对别人用心写的文字怀有恶意。




嗯,那就不在于批评的人到底产不产粮咯?就在于:反正你没有给钱,你是白嫖,所以你不能说不好听的,只能赞美,不能批评。




在这个事情上,我觉得首先要明确,任何的艺术的创作,都是弹性的,它不像数学问题,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在艺术上,无论是文学艺术音乐艺术绘画艺术雕塑艺术表演艺术等等任何一种,都是带有一定的主观性的。




就算是被奉为圭臬的经典,也不会让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喜欢,毕竟每个个体都是独特的,想法也是各有不同的。




明确了这个前提之后,也就应该接受,你写的文永远不会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这件事情。




既然有人喜欢有人赞美,就一定有人不喜欢有人吐槽。




而你既然选择把你写的文字发到公共平台上,就意味着你要准备接受这两种不同的声音。




如果你真的不能接受任何批评的声音,那么我有一个真诚却不那么善意的建议:在开头写上,本人只接受赞美,不接受任何批评。




这句话的意义,和“不喜勿进”,绝对是不一样的。




关于批评




不该对任何用心写的文字抱有恶意,这一点我是绝对赞同的。




但是拒绝恶意,并不等于拒绝理性的批评。




然而问题来了,如何区分“理性的批评”和“纯粹的恶意”?




“我觉得这篇文ooc太严重了,xxx的性格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因为在原作里他是xxxxx这个样子的。作者把人设毁成这样我无法接受。”




有理有据,这是理性的批评。




”辣鸡,恶心,写的什么鬼……“




只有批评而没有任何理由,这是纯粹的恶意。




希望所有的太太都能分清这二者,也希望所有的读者都能把反对的意见控制在”理性的批评“里,而不要怀有”纯粹的恶意“。




关于白嫖




前面说过,几乎没有一个产同人粮的太太指着写同人赚钱,也就意味着,每个产粮的太太的创作,都是基于完全自愿的行为。




那么,没有为太太的文字花钱的读者,是不是就没有资格说太太产的粮不好吃了呢?




有的太太会觉得:你说我写的不好?有本事你写啊!




这话是不是有点耳熟?一些明星的脑残粉会说:说我爱豆演的不好,有本事你去演啊;一些导演的脑残粉会说,xx拍的不好,有本事你去拍啊。




我不会做饭,吃了一顿不好吃的饭,是不是也不能说饭难吃?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但是在同人圈子里,有一个很不好说的事情,那就是——我吃的这顿饭是没给钱的。




也对哦,人家辛辛苦苦给你做了一顿免费的饭,你吃完了,还说不好吃,多伤人啊。




可是吧,毕竟做这顿饭的人是自愿的,我也没逼着他做不是?




你做饭很辛苦,我吃下了一顿难吃的饭,也很辛苦。




这个事情我想了很久,觉得应该这样解决:




你自愿做了一顿饭端上来给别人吃,有的人吃完了表示很好吃,你应该拥抱一下他说声谢谢;有的人吃完了什么也没说就走了,你也不用伤心,毕竟那可能是一个高端美食家,你做的饭暂时还入不了他的眼;有的人吃完了跟你说,我觉得这个菜做的不好,因为xxxx,你不应该讨厌他,而是应该同样拥抱一下他,毕竟他认真吃了你做的饭;有的人吃完了,随便把盘子往地上一摔,还骂了句脏话,然后头也不回地就走了,还到处去说你做的饭难吃。




最后这种人,就上去怼吧。




关于ky




出于对所有产粮的太太的尊敬,我通常不会直接在人家的评论里说什么不好的话。觉得不好看的,也就直接点个退出就完了。




但是如果觉得实在不好看,总想吐槽,憋着也很不爽,于是就找基友私下吐槽几句,或者在自己的微博啊lof啊主页上说几句吧啦吧啦的。




虽然也都是半公开平台,但毕竟是我自己的自留地,我想说啥就说啥,这根本不叫ky。




但是你看见之后,非说我骂你了,还把我挂出来,对不起,你这才叫ky。




尤其是如果我都没有写出来你的名字,你还非自己往上贴……那你这个智商可能跟赫鲁晓夫差不多了。




说回来,那直接在太太的评论里作负面评价的叫不叫ky呢?




我觉得,”理性的批评“不叫,”纯粹的恶意“叫。




当然,这个前提是太太没有在开头写”本人只接受赞美不接受批评“。




关于ooc




ooc这个事情,在所有的同人创作中都很难避免,毕竟谁也不是原作作者,而且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对角色的理解多少也是有些不同的,所以在同人创作中,对角色进行的一些人设上的改变,多数应该持包容的态度。




但是,并不意味着你在开头标明一个”ooc“,就可以无所畏惧了。




毕竟有的太太写”ooc“是谦虚,而有的,是写十个”ooc“都无法拯救的。




有的太太觉得,我都写了”ooc“了你还点进来干嘛。




对不起,我理解的”ooc“程度,比你理解的小得多。




希望所有写同人的太太都能明白,你笔下的角色不是你创造的,所以请你尊重他们身上最根本的原则和特点。




”ooc“不是你为所欲为的挡箭牌。




关于雷区




许多太太现在都懂得,如果自己的文里有一些容易戳中别人雷区的地方,就在开头先写上预警。这个的确是非常好的。




这样如果有人对你预警过的东西表示愤怒,你就可以回怼:我都预警了你还点进来看,你是不是眼瞎?




嗯,道理没错的,但是这里要注意一个细节:




对【你预警过的】表示愤怒,你可以回怼,但是,如果是因为其他的,你没预警的东西戳了雷区呢?




你预警了生子,可是没预警原作里光明磊落昂藏七尺的人一遍又一遍的流产而且娇娇弱弱哭哭啼啼啊。




你预警了黑化,可是没预警原作里一身正气嫉恶如仇的人毫无理由毫无前兆地直接变成了奸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坏人啊。




说到底还是那句话,“ooc”不是你为所欲为的挡箭牌。




关于创作




任何一个创作的过程,本身就应该使你感到快乐。




如果你感到痛苦,那就不要写,毕竟没有人逼你,你也不靠这玩意儿吃饭。




得到了肯定,当然会很高兴,没有得到,也犯不着气馁。




所以,没有必要天天都求着读者来肯定你,创作者的姿态,不需要放得这么低。




等你写的足够好的一天,所有看到的人都觉得惊艳万分,情之所至自然而然的就会成为你的自来水。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关于阅读




如果你看的某篇文,让你觉得还算不错,那就别吝啬一句赞美。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真诚的希望。




如果你不是创作者,你可能不会知道,你的一句鼓励,对作者是一种多么大的安慰。




虽说我认为创作的根本原因应该是源于自己内心深处的喜爱,但是创作的极大动力,却是读者的肯定。




最后,希望所有的作者都能不忘初心,持之以恒,谦虚学习。




希望所有的读者都能心怀感恩,保持尊重,不吝惜你的鼓励。


评论
热度(278)
  1. 彼若豆蔻,浮伤年华雨落诗 转载了此文字
  2. 爱子一有 转载了此文字
©涟漪一池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