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一池风

【百日江波涛/周江】汉广(上)

2017百日江波涛企划Day020  抄送组织@江受安利企划 

>>>OOC预警,拉低百日质量预警

>>>报社预警

>>>不是连载……就是个短篇,这里百日承包了两天,可能会分上下也可能就一次写完……先占个坑,会补上【捂脸】

>>>前三章已补,目测共六章,下过几天写出来【捂脸】,就不算百日了

————————————————————————————————————

【一.洛神】

       被太傅苦口婆心谆谆劝导指来鹿鸣山附近亲寻那所谓的“天玑”的周泽楷,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没错,轮回国主周泽楷,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唯物主义小斗士,可看着他长大的太傅方明华天天跟在他后面唠叨,蓝雨唠唠叨叨的王寻来只灵鹿拜作相国,运筹帷幄笑谈乾坤;霸图韩将军帐下多了位生死人肉白骨、通天文知地理的军师,是白鹭所化;微草林杰国主一日正在一棵梧桐树下浅眠,不知怎的一觉醒来,倚着的梧桐树不见了,面前却有一个仙气飘飘,天生异眼的道人向他伸出手;就连那失了国主一夕生变的霸主嘉世,扶了小王子孙翔上位后也从鹿鸣山捡了柄长剑回去,化成了个自称肖时钦的能人,一手偃甲术让因大将军叶修被逐倾颓沦丧的嘉世起死回生;这四人皆自称鹿鸣山天玑子座下,来辅佐命定的帝王成就一番霸业。

       所谓天玑,是中垣流传已久的一个秘闻,天下之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鹿鸣山上有仙人在世,名曰天玑子,教导弟子天文历法、权谋军事,待弟子学成,个个是文能定国,武能安邦的贤才,乱世将启便会下山各自辅佐命定的王,彼此厮杀,直至天下一统,便会羽化成仙,回归鹿鸣山教导下一代弟子。是以天玑二字,赫然成了得之可得天下的法宝,

       “小周你看,我们轮回就没个靠谱的,你去鹿鸣山转一圈,指不定就捡个同他们一样的天玑美人回来呢?”

       不,这不可能,我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那什么鹿妖白鹿精梧桐仙子都是不存在的,都是神棍、骗子!

       行至距离鹿鸣山不远的洛水河畔,他瞧着眼前宽阔的河面一时无计可施,索性坐下掬起一捧水,擦拭自己从不离身的穿云弓箭,打定主意等到天黑就回去告诉方明华什么劳什子天玑都是些乡野传说,当不得真的。

       所以直到他踏上那碧水化成的小桥,被拉着走向对岸,他都以为自己在做梦。

       “你是谁?”

       “说过很多遍了呀,我叫江波涛,是这洛水的守护神。”

       “说谎。”

       “我没有,我真的是洛神。”自洛水里钻出的蓝衣少年眨巴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很是委屈地盯着他看,“你这么好看,怎么如此不讲理?”

       “我——”周泽楷一噎,还没理清好看和讲理之间的逻辑关系,就被那自称洛神的少年很是认真地握住了手,少年的手很凉,却并不冷,似水温润。

       “你知道轮回国怎么走么?告诉你个秘密啊,我是天玑,我要去找轮回有神射手之称的王,辅佐他成就一番大业!”

       少年的眼神亮亮,流光溢彩。

       哦,周泽楷冷漠地把手抽回来,没管自己心尖那一点点浅淡的不舍,又是个骗子,还骗到他本人头上了?

 

 

【二.侍卫】

       方明华绕着一路粘着周泽楷回来的蓝衣少年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

       “你……就是天玑?”眼前少年尚未弱冠,眼神纯澈,笑容明净,捧着周泽楷路上买来的桂花糕吃得开心,仿佛是个不知世事的孩童,与传闻里惊才绝艳的天玑们全然不同,方明华不由得质疑道,“你,你都会些什么?”

       蓝雨天玑喻文州生的文弱,不通武艺,却谋略过人,冠绝当世;霸图天玑张新杰,生死人、肉白骨,医毒双绝;微草天玑王杰希占星卜测,从无错漏;嘉世天玑肖时钦,机关兵戈,无一不精;那眼前这位自称投奔轮回的天玑,又有何等神通?

       “我么?”江波涛掸了掸手上的糕屑,笑出两个酒窝,“我叫江波涛,师兄们会的那些我都不大熟……唔……别赶我呀!我,我最会骗人了!”

       骗人?方明华拿着鸡毛掸子就要赶人,会骗人有个什么用?!还不如会做饭烧火,好歹能减轻自家老婆的负担。

       “别,”一双好看的手从一旁伸出来,拦住了方明华,周泽楷迎上少年清澈无害,藏着些许委屈的目光就招架不住,想着轮回也不差他这双筷子,到底是做主把他留在了轮回,暂且做个,呃,侍卫。

       唯心主义小斗士周泽楷仍然坚信所谓的水桥,所谓的洛神都是自己的幻觉,对方明华只字未提,至于那天玑本人,不晓世事,只以为周泽楷不喜自己是山间精怪,也只得三缄其口,乖乖跟着周泽楷作侍卫了。

       准确点说,是唯一一个侍卫。

       轮回不穷,坐拥沃土,矿脉丰富,又与其余六国通商,怎么想都不会穷到请不起侍卫的地步。只这继位不久的新任轮回国主周泽楷,最是个不喜奢华的,王廷一减再减,宫女一放再放,又兼一身武艺,弓术百步穿杨,枪法灵动如龙,从不惧那些个刺客死士,索性裁了前任国主留下的贴身护卫,并那些个会蓝雨面点霸图小吃嘉世大菜的各色厨子,让几个女官兼任。

       侍卫的差事着实清闲,江波涛又是个闲不住的,满王廷地窜,他生的明眸大眼,纯澈无害,没过几个时辰就同宫中女官,并周泽楷的几个下属搞好了关系,一口一个姐姐,一口一个杜统领吴副将,亦是换来一声声亲昵的“小江”,笑弯了眉眼。

       只周泽楷不这样叫他,他总是顶着那张惊艳的皮囊,微蹙着眉在遍寻不到他这个贴身侍卫时,犯难地叫一声“江。”

       周泽楷寡言,这一声唤也是轻的很,可不知怎的,每当他唤出这一声,没过一会儿江波涛就会出现,笑着递给他想要的笔墨、兵戈,又或是一块尚且温热的桂花糕。

【三.天下】

       自嘉世倾颓,七国便维持着近乎诡异的平衡,然,五国皆得天玑辅佐,百花呼啸自是不忿,暗里结盟,对表面上国力最弱的轮回举兵相向。

       “你要走了?”江波涛咬一口桂花糕,“带上我吧。”

       “不,”周泽楷摇摇头,揉了揉少年浅栗色的软发,“危险。”

       “既然危险,你为何还要去?”

       “因为我是轮回的国主。”周泽楷每每迎上少年清澈的目光就会觉得心尖一软,“照顾好自己。”

       江波涛不再说话,只远远瞧着他银甲战袍,意气风发的背影,仿佛望见许多年前,洛水河畔,久远的曾经。

       捷报战报频传,江波涛立在方明华身侧,叼着块桂花糕悠然地看。

       国主夺回轮回九原,歼敌三万;

       国主攻克百花襄城,歼敌五万;

       国主攻百花咸平,郡守开城投降,百花议和。

       ……

       南有轮回,沃土千里,矿产丰盛,国主继位,三年休息,一鸣而天下惊。

       周泽楷战神的威名一朝流传于七国的街头巷陌,微草国师抚掌轻叹,那是他看不透的命格。

       江波涛却对着兀自骄傲的方明华皱眉,修长手指点在行军图上,“这是哪里?”

       “颍川郡,位于百花、微草的交界上,怎么了?”

       下一封送来的战报上沾着血。

       周泽楷并十万大军遭微草、百花联军围困颍川,弹尽粮绝,水源尽断。

       树大招风。

       方明华惊慌唤来留守国都的杜明,正欲让他领兵救援,却被江波涛抬手拦下。

       “你需要多少人马?”

       “不需,”江波涛摇摇头,往日总是含着笑意的眸子染上少有的端肃,“守住国都,以防呼啸蓝雨偷袭。”

       “可我们……”刚刚和蓝雨订立了合约。方明华看着眼前的江波涛,只觉得陌生无比。    “方哥,乱世之中,从来没有真正的盟友。”

       送走江波涛,方明华只觉得自己疯了。

       没来由的,他选择相信他,相信这个自称只会骗人的少年,能以一人之力,挽周泽楷与轮回于水火。

       许是因为江波涛周身不同以往的沉着气度,许是因为他抬手之间便满上了干涸的茶盏,许是因为这一年时光,他伴在周泽楷身侧,抬眉低语之间,却是旁人无法介入的宁静平和。

       长出一口气,他将手中战报置于灯盏上焚尽,唤来杜明调动城中守备,护卫王都。

 

 

       TBC.



评论(5)
热度(60)
©涟漪一池风 | Powered by LOFTER